怀念狼

这篇文章由 在 星期四, 25 二月, 2010 发表。

  从狗眼里看人,象狗一样摇头摇尾四处招摇撞骗,那仅仅只是狗的哲学。

  但是人终为人,就是要挺立为人的脊梁。几千年的进化终于等到了扬眉吐气自由自在挺身做人的那一天,就不能再象狗一样蹲下身去把爪子藏了起来再摇摇尾巴。绿油油的眼睛专会紧盯着老张案头上的肉骨头流着口水;或者冷不防地从那个孩子身下抢来一堆大便香喷喷地吃了起来;那些事看起来都是狗暗自做的。

  狼也是有尾巴,几千万年的狼看来进化到狗这简直是一种悲哀。所以狼是不齿于狗为伍的,即使是于狗杂配的狼狗也一定少了偷吃别人大便的嗜好。因为那样的尾巴对他们更象是一种旗帜,象潮水一样席卷过白雪皑皑的荒野,狼的每一次行动看起来都约许的悲壮。

  孰不知还会想起把狼驯化成狗一样的人。老天爷吝啬的不肯把尾巴敕于人也就是要人活出个人样好好的干事,但是这世间还有狗一样的人。第一次被进化成的狗一定有点悲哀,因为在它之前已经有好多条狼惨死在人们的棍棒之下,于是狼就一定要变成狗,必须要学会狗一样的人性。

  接下来谈下去未免又会落进狼与狗命题中所寓含着的无数个怪圈。人的意志毕竟还是不可战胜的,第一只狗的原型或许就是人苦苦磨合着的自己,所以在二十四史人类所堆砌着的大粪缸里,许多狗一样的人性便自然的随着小蛆虫一伸一伸地浮出了水面。

  其实引狼入室并不一定只是狼的过错,所以当我触目于故事中浓浓淡淡的鲜血之外,其实我更怀念那只随风消逝在茂林深处着的狼。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