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 心情

两个身子一颗心

Posted by on 星期六, 5 六月, 2010

两个身子一颗心

  吃完晚饭,我和他都不爱回家,便商量与他对象出去兜兜风。

  无意中我们谈到了他小弟上学的事,这不禁让我联想到如果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的事。我是该给孩子设计一个人生,还是放任其自己发展。我当然不想让孩子重辙自己的路,但也不想把孩子打造成另外一个“我”,顺其自然吧。父母的工作只是育人,不是捏人。

  闲扯间到了浑河岸边,泊了车,我们下车顺着河边走,闲聊散步。心情放松的很彻底,彻底的那种无拘无束。我踩着路旁的基石,手搭在朋友的肩膀上,就这么向前走。河上吹来些风,凉的那么透心,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他说他要去北京,我也只说了句行,也许那边比这边能发展好点。可是心里却有些舍不得他离开,同时也暗暗下了个决心——攒钱。万一他要我一同去北京发展,我也好能给他帮个忙,不管是经济上的还是技术上的——或者说我到时候别扯他的后腿,成为他的一个累赘。

  就这样,我平生第一次真心许了一个愿,一个比较贴切实际的愿望:能跟他去北京。

  请注意,这不是贱,更不是势利;只是觉得能与朋友一起闯荡江湖也是一种人生有意义的体验。无论成功与否,赔与赚,得与失;哪怕为了糊口东北西跑,为了事业争吵不休;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的。重要的是他,一个朋友,这才是我心中无价的财富,是我人生最终的收获。犹如两只并排在天空飞行却互不斜视的笨鸟——自由,契合,互助,执着,鼓励和安慰。

  当然如果能事业有成更好。我想如果能找到好的搭档,那也就算成功的一半了吧;因为至少与他一起闯荡,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他不会从中做自私自利的事,我完全相信他会为了达到我们的目标而毫无怨言的努力。而这份自信,不仅源于他是我的朋友,还因为一起走来这么多年却依然在一起的朋友,而且还要一起走过这辈子的朋友。

  金钱不会为你哭泣,只会让你哭泣;朋友会为你哭泣,却不让你为他哭泣。

  很难得与朋友这样兜风聊侃,我真是盼着路再长些,时间再慢些。我将手伸出天窗,迎着风,他的自然让我随意的仿佛就像坐在自己的车中一样,顺着夜景与喧嚣,向家驶去。

  我不仅眷恋着车,更眷恋着人;当我开门离开朋友的车,离开我的朋友,凉风驷下袭来。我没有回头,没有说谢谢,更没有说诸如回家慢开的话,只说了句:拜拜。

  朋友们常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可我就要这一桌宴席不散,在我的桌上永远有他的位置;即使他人不在桌上,我也相信,而且我必须相信,他的心也在桌上;或谈笑风生,或胡吃海塞,或感悟人生。一同吃完一年又一年,吃过一生又一生。

朋友事小记1

Posted by on 星期二, 25 五月, 2010

  干完活到公司已经是后半夜1点多了,本想直接打车回家,但他却要开车送我。我想他一定也很累了,就不要送我了。可是他的执意却让我推脱不了,我也就不装假了,上车回家。上了车,听着引擎唏嘘,和他随心所欲的侃说,突然间小小的惬意和兴奋取代了疲惫和困倦,就这样向家的方向驶去。
  随着年岁渐增,难得与这样的知心好友聊天,外面下着雨,车内的温度却被我们聊的很高;我多么希望路途再长一点,时间再慢一点;可越是这样想,越是相反,很快便到了我家楼下。
  我不仅眷恋着车,更眷恋着人;当我开门离开朋友的车,离开我的朋友,凉风驷下袭来。我没有回头,没有说谢谢,更没有说诸如回家慢开的话,只说了句:拜拜。
  反身进了社区小院,冒着雨,顶着风,独自一人朝楼门走去,漫长的蹬了99橙楼梯,开门,到家。

Posted by on 星期五, 26 三月, 2010

他又消失了。。。迷糊。

高兴

Posted by on 星期四, 25 三月, 2010

心情终于好点了,哈哈。

唉!

Posted by on 星期五, 19 三月, 2010

  我又被我妈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。我真的好想找个人唠唠心里话,可我现在都不敢跟你说话了,怕你嫌我墨迹,怕你嫌我精神病,怕你嫌我变态。但我身边真的没有让我感觉放心、值得我倾诉,甚至依靠的人了。在这么大的社会里,我更加觉得无助和孤独了,也许工作会好一点,但是总不能这么打一辈子工吧。现在我是学习学习没劲头,研究技术没兴趣,工作也觉得没有意义。3月初那次本意是跟你出去吃饭高兴高兴,结果情绪没控制住,不过哭出来也好,能舒服点吧。当时可能心情极度低落,不仅自暴自弃还说了许多严重的话;比如我说我没有朋友。这话让你听来的确是很伤心,于是我便想等第二次吃饭时候重新高兴一下,顺便跟你道歉,让你理解我下,其实我就是想找个人听我倾述下,然后大吃大喝一顿,之后这页翻过去,什么高兴说什么。但还是没有成功,呵呵。

  我已经一个礼拜没去上学了,天天晚上9点睡,第二天12点醒,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干什么。我感觉现在你我之间好像有点小误会,我不希望因为这个误会影响你我的感情。我这一个礼拜都在想,怎么能把这个误会化解了,该怎么跟你说,我甚至不知道我写这么长的话你会不会有耐心看完,会不会有时间看完;而且看完了你会怎么想,是感觉我更墨迹了,更精神病了,还是更变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