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 狼群

与狼同居的日子

Posted by on 星期六, 6 三月, 2010

转自http://news.china.com.cn/rollnews/2010-03/01/content_793762.htm

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美国爱达荷州动物研究学家沙恩・伊利斯,为了深入研究狼的行为与生活,而接近狼群,成为其中一分子。他与狼群生活了两年,其间他吃生的肉类,像狼一样生活。他说,他这样做,是因为对现代人类世界与狼世界的碰撞感兴趣。

A  想成为一只孤独的狼

两年前,沙恩・伊利斯来到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的一个狼研究中心。一开始,他和那里的其他生物学家一起工作,学习狼的行为和交流,收获了很多科学的理论。

一天,爱达荷州狼研究中心负责人列维・霍尔特告诉他,有一个狼群通过位于爱达荷和加拿大之间的通道进入了狼研究中心,和那些笼养后被释放的动物生活在一起。这激起了沙恩・伊利斯的兴趣,他想试试,对于从未见过人类的狼群来说,他的出现会不会受欢迎。

研究中心的生物学家并不赞同他进入崎岖的、无情的野生区。他们认为,即使野外的狼没有攻击他,熊也会杀死他。尽管如此,执意行动的沙恩・伊利斯进入野外时并没有带枪、收音机、睡袋或其它野外露宿设施。“我想成为一只孤独的狼” 。

在野外的前几个星期他还是害怕了:那里充满了各种掠食者。前四天他都睡在一棵树上,天黑后他就不敢下来了。随着时间推移,沙恩的胆子开始大起来,并试着在白天活动。他学会了设置基本的捕猎陷阱,并在干粮吃完前逮到了一只野兔。沙恩说,他在野外的饮食方式和狼一样:主食是生肉,生肉带来的能量让他可以撑上两天;补充性食物是坚果和野莓,但要避免中毒。

B  狼群对他的训练完成了

四个月后,沙恩见到了第一只狼。当时他正沿着一条小路行走,一头体型巨大的黑狼在150码的前方穿过小路。它迅速停了下来,直勾勾地看着他,双眼放出让人心寒的黄光,随后跃入森林消失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他与那头狼相遇的次数越来越多。他还看到了更多的狼。每次和它们相遇,它们都会向他靠近,在他面前露出牙齿,不断嗅来嗅去。好几次,他和它们相对嚎叫。最后,他终于弄清,这里有五头狼,领头的是一头母狼,另有两头老狼,以及一头年轻的公狼和母狼。有意思的是,年轻的公狼和母狼是双胞胎。

在一头老公狼走丢后,沙恩决定渗入到这个狼家族,他就笨拙地跟随着他们。三只狼很友好,唯独统治者母狼对他表露出了敌意。沙恩继续和头狼之外的三只狼接触,它们和他尽情地玩耍,就像和狼家族中的其它成员一样。沙恩的连身外套集合了所有的功能,严丝合缝,但却不能保护他免受狼爪的伤害,他的身上布满了抓痕和瘀伤。

一天早上,在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狼群再次出现。和往常一样,它们朝他走来时,沙恩低下身子,这一次,那头领头的母狼也过来对他表示欢迎。

突然,那只老公狼向他直冲过来,沙恩倒在地上,而母狼在离他脸三英寸的上方咆哮。沙恩甚至能感受到母狼的呼吸,他躺在地上,显得很无助:除了顺其自然外,他别无选择。

“这可能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两三分钟。然而,它没有伤害我,我毫发无损。它放开了我,我意识到狼群对我的训练完成了”。

这件事改变了沙恩的观点。母狼可以轻易地杀死他,但她却没有那样做。现在他把领头母狼当作是一个不留情面的姑妈:博学,受到尊敬,却有些坏脾气。

C  初生小狼轻咬他的嘴

每天晚上沙恩都在做着思想斗争:是否该离开狼家族。后来,沙恩感到和它们呆在一起更安全。虽然如此,每天晚上当黑暗降临时他会离开狼群,直到黎明时才返回。

有一天晚上,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,狼家族的每个成员都饱餐了一顿,领头的母狼也放松了不少。沙恩决定留下来。

由于害怕和兴奋他并没有入睡。狼家族的成员却酣然入梦,一直到第二天早晨。年轻的公狼睡在了他旁边,他能听到它的呼吸,感受到它在睡梦中的抽搐。沙恩很得意,因为,他已被狼家族接纳为成员了。

第二天早晨,它们离开了。许多个星期之后,它们再次露面。年轻的母狼甚至给他带来了一支赤鹿的腿。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它们会丢下他去狩猎,回来的时候,它们总会带给他一些猎物。

至此,沙恩在野外的时间已超过18个月。冬天又到了,当狼群再次离开时,他跟了上去。它们的步伐比平常要慢,似乎是在等他。在走了大约15英里之后,他们来到了一处陡峭的、长满了树木的山坡。山坡下一条河流穿越而过。

在下雪之前,他们抵达了目的地。空气中弥漫了松针的气味。沙恩猜测,狼家族冬天的时候会住在这儿,或者这儿可能是母狼产下小狼的地方。在这个基地,每当出去狩猎时,它们不允许他跟踪。

狼家族进入了生产季节,突然之间,狼群中的公狼开始向领头的母狼证明它们可以和其进行交配。这之后,它们又消失了一个半星期。它们返回的时候显得很放松、平静。头狼也很放松,显然她的心思放在了别的事上。

生活回到了正轨,狼家族食物充足,它们会把一些食物藏在河岸,那里泥土可以当作防腐剂使用。它们很可能知道随着领头的母狼进入分娩期,它们会失去这位捕猎好手。

狼的怀孕期是63天,随着第二个月月末的临近,母狼明显怀上小狼了。它在一个小岗子上挖了个窝,这是它分娩的地方。在一个充满了魔力的早晨,它出现了,两个长满了黑毛的小家伙跟在它身后,跌跌撞撞走下山来,那是两只小狼崽。小狼躺在地上,露出它们白色的小肚子,狼群中的成年狼则不断用鼻子爱抚着刚出生的小家伙。

小狼用它们针一样锋利的小牙齿不断的轻咬沙恩的嘴,以示爱意,沙恩想,能被这个家族接纳,是多么的幸运!

D  公狼领他离开熊的威胁

小狼九周大的时候,它们的母亲和成年公狼出去狩猎了。和平常一样,沙恩和年轻一点的公狼保护着狼窝。而年轻的母狼则在岗子上放哨。

春天来了,天有点热,沙恩感到口渴,于是他向河流走去。这时,年轻的公狼突然把他扑倒在地。它对着他咆哮,露出尖牙,像要把他喉咙撕破一样。随后,他被它逼到了一棵树的空树干里。每次他想移动时,它都会在空中挥舞爪子。

天色晚了下来,公狼的情绪和缓了。它向峡谷走去,走几步停下来向沙恩回望:它希望沙恩跟上它。在路上,它停了下来,对着地上的划痕嗅了起来。这里有熊的痕迹,树皮上深深的凿孔是一只灰熊的爪子留下的:这是灰熊想开杀戒的标志。

沙恩明白了:年轻的公狼并不想伤害他,事实上,是它救了他。

三周之后,沙恩跪在河流旁,看到了河水中自己的倒影:眼窝深陷,头发乱成一团,胡子丛生。他的体重下降了很多,健康状况在恶化。他只能回去,除非他想死在荒野。

第二天早晨,沙恩离开了,没有任何仪式。一星期后,他来到与霍尔特约定的会合点:他回到了人类的世界。

回首过去的两年,沙恩仍然觉得,自己对狼的世界充满了归属感。他希望有一天,人类能从曾经和我们走在一起的动物身上学到关于生存、忠诚和家庭的真谛。

(俞剑弘 撰稿)